網站首頁 > 研究論述 > 失敗案例

資本賭徒:誰人還信陸正耀?

發布時間:2022-11-17 12:48:39 瀏覽次數:812



斑馬消費范建

信譽盡失,陸正耀還剩下什么?

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之后,他一手創立的神州系土崩瓦解。稍事調整,他卷土重來。

從面館、預制菜,再到新近的庫迪咖啡,他屢敗屢戰、屢戰屢敗。

過去,陸正耀借助資本,打造出了一條上市流水線。如今,資本還會相信他嗎?



復仇者

陸正耀再戰咖啡行業,既有他對行業本身的看好,或許也有失去瑞幸后的不甘。

10月22日,陸正耀攜庫迪咖啡再度殺回咖啡賽道,首店落子他老家福建的省會福州,并快速在杭州、沈陽等城市鋪開。

工商資料顯示,庫迪咖啡總部位于天津,注冊資本1億美元,公司法定代表人為瑞幸咖啡前CEO錢治亞。目前,已在深圳、北京、重慶、武漢、西安、南京等多地設立全資子公司。

庫迪咖啡身上,打著濃重的神州系和瑞幸咖啡的標簽。官網介紹中稱,公司核心團隊來自瑞幸咖啡、神州租車、神州專車等新經濟企業。

與瑞幸咖啡的高性價比模式不同,庫迪咖啡產品的定價在20元-32元之間。20元一杯的美式、23元一杯的拿鐵、29元一杯的生椰拿鐵……其實已談不上便宜。

不過,和當年的瑞幸一樣,庫迪咖啡開業之初,仍以低價吸引用戶。試營業期間,全場9.9元暢飲,若添加官方福利官為好友,還可以得到12張8元的“任飲券”。

瑞幸咖啡當初綁定了湯唯、張震等影視明星,為品牌背書,庫迪咖啡則鎖定卡塔爾世界杯阿根廷國家隊中國區贊助商身份,為品牌造勢。

庫迪和瑞幸也很大的不同。瑞幸的主流門店以快取為主,搭配少量的悠享店和外賣廚房。庫迪更像瑞幸與星巴克的混合體,既有迷你的快取店,也有面積較大的標準店。為了將門店的價值發揮到極致,采用了“白咖夜酒”的全時段經營模式。

盡管,中國的咖啡市場還有較大的空間,但現在的市場環境,已不同于5年前瑞幸創立之時。當時,中國的咖啡市場星巴克一家獨大,且價格偏貴。瑞幸以高性價比切入市場,填補了中國廉價咖啡這一市場空白。

那個時候,陸正耀坐擁神州租車和神州優車兩家上市公司,背后還有無數資本不斷輸送子彈,旺火燒出了瑞幸。

如今,陸正耀信譽掃地,機構還會搶著投資庫迪嗎?

或許正是對不利環境的綜合考慮,庫迪一開始就采取“直營+加盟”的并行模式,想借助加盟商的資源快速擴大規模。

為了吸引加盟商的加入,庫迪咖啡制定了優惠政策。2023年3月31日前簽約的加盟商,每家店減免10萬服務費;2023年6月30日簽約加盟的,門店若產生虧損,由庫迪咖啡彌補。

庫迪咖啡已喊出了洪亮的口號:2023年開店2500家、2024年6000家、2025年達到1萬家。

這,在陸正耀的前一個創業項目中似曾相識。

跟風者

屏南縣,福建省寧德市下轄的一個內陸山區縣,常住僅有14萬人。1969年,陸正耀就出生在這里。18歲那年,他以縣高考狀元的身份,考入北京科技大學。4年后,他大學畢業,到石家莊當了一名公務員,捧上了一個鐵飯碗。

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沒過幾年,他竟因“單位不讓穿花褲衩上班”憤而辭職,回到北京開始創業。

北京中關村,是很多互聯網創業者起步的地方,陸正耀在這里做起了通訊業生意。經商,似乎是福建人與生俱來的本領。很快,陸正耀就在中關村立足,成為了阿爾卡特、朗訊在華最大的代理商,積累了人生第一桶金。

不過,他很快就意識到,僅僅做代理生意,路子會越走越窄,需要提前籌劃更長遠的發展。

熟悉陸正耀的人都知道,他對汽車癡迷,尤其對悍馬情有獨鐘。

2005年,他赴美國考察,發現美國汽車俱樂部AAA,憑借掌握的超過4000萬名會員,整合了汽車經銷商、服務商、救援機構,并將觸角向金融、房產、通訊等行業不斷延伸。

這一時期,中國的汽車產業的發展突飛猛進,陸正耀認定,AAA的模式在中國大有可為。

他回到北京,快速成立聯合汽車俱樂部(UAA),意圖借此整合中國汽車行業資源。其后,他在UAA的基礎上,推出神州租車,“神州系”的雛形初現。

在新的創業路途中,陸正耀遇到了劉二海、黎輝兩個投資人。無論是神州租車的規模擴張、神州專車大戰優步,還是瑞幸燒錢換市場,劉、黎二人在不同時期,持續為陸正耀輸送“槍支彈藥”。

一著不慎、滿盤皆輸。

創下了全球最快IPO紀錄的瑞幸咖啡,在2020年曝出財務造假,涉及虛假交易達22億元。

整個“神州系”受到波及,像多米諾骨牌一般連續倒下,陸正耀跌落神壇。

短暫的調整之后,他再度開啟新的創業征程。

當時,面食賽道火熱,市場行情看漲,陳香貴、馬記永、遇見小面等連鎖面館,受到資本的熱捧,行業頭部企業和府撈面更是拿錢拿到手軟,估值高達70億元。

陸正耀轉身創立“趣小面”,加入這一火熱的賽道。2021年8月,趣小面首店在北京鳳凰匯購物中心開業,之后,很快在上海、廣州等地落子。

有消息稱,趣小面僅開張1個多月,陸正耀就以10億估值,對外尋求1億元融資,但結果并不理想。

融資受挫,面館經營不理想,趣小面很快更名為“趣巴渝”,拓展門店的經營品類。如今,通過大眾點評搜索,全國多地的趣巴渝門店都已呈現關門歇業狀態。

面館賽道不通,陸正耀幾乎無縫對接,跨入“預制菜”風口,搖身一變,推出預制菜品牌“舌尖英雄”。這次,舌尖英雄選擇了全加盟模式,用加盟商的錢來換市場。

舌尖英雄的加盟門檻不高,1萬元意向金、2萬元品牌管理費和3萬元品牌保證金(可退),短短幾個月,就吸引了6000人希望登上陸正耀的大船一起發財。

舌尖英雄計劃,今年9月之前,在全國落地3000家門店。但直到現在,通過大眾點評查詢,門店數量不足300家,且很多都已“停業休息”。

資本賭徒

創業早期,陸正耀一步一個腳印,像一個封建家長,希望將企業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經營UAA時期,當時還在聯想投資任職的劉二海,就想給陸正耀投資,但被拒絕了。

但在后來的一場場大戰之中,陸正耀看到了資本的魔力。

租車市場首場大戰中,他收下了劉二海送來的800萬美元,把神州租車砸進了行業第二。

2010年,行業大戰再起,一嗨租車、車友租車等競爭者,相繼拿到外部數以億計的融資,神州租車的市場地位岌岌可危。

陸正耀一咬牙,犧牲了神州租車的控制權,換得聯想12億元投資。這些錢,一半被他拿來買車,神州租車成為了全國首家車隊規模過萬的租車公司。另一半錢,用來降價補貼用戶,換取市場份額。

2014年,神州租車在港交所上市,他和投資人一舉套現16億美元,皆大歡喜。

同樣的模式,在后來的專車大戰中,如法炮制。

2016年,陸正耀將神州租車、專車、買買車、車閃貸等業務,打包進入神州優車,在新三板掛牌。頂著“專車第一股”的光環,公司掛牌之初市值曾超過400億元,高居新三板榜首。

在神州體系內,陸正耀描繪了一個“人車生態圈”的宏大故事:沒車的人可以找他租車、打車,買買車平臺,又可以提供車輛交易服務,想買車沒有錢,神州可以提供汽車金融服務。

不過,從神州系的實際經營情況來看,更像是一個內部運轉的資本游戲。

神州租車有龐大的車隊,車輛除了租給終端客戶之外,很大一部分都租車了神州優車跑專車;神州租車的車輛,在運營幾年之后面臨淘汰,又通過買買車作為二手車對外交易。

因此,體系內部形成了巨額的關聯交易。2017年,優車是租車的第一大客戶、租車是優車的第一大供應商,交易金額高達30億元,分別占比兩家公司采購和收入總額的三成以上。

這樣的生態閉環似乎還不夠。神州租車作為全國最大的單一車輛采購商,把上游的利潤拱手讓予其他車企,怎么想怎么不劃算。

于是,2019年3月,神州優車以41.09億元,從北汽福田手中,收購了寶沃汽車這個燙手的山芋,涉足造車,神州系汽車全產業鏈建成。

在神州租車和神州優車身上,陸正耀熟練掌控了模式→故事→燒錢→上市→套現全流程,將神州系打造成了資本流水線。

這一招,在瑞幸咖啡身上更是體現得淋漓盡致,更不惜財務造假,鋌而走險。

如果不是受瑞幸咖啡財務造假波及,很難想象,陸正耀如若繼續掌控神州系,現在會是怎樣景象。

瑞幸咖啡強制退市后,陸正耀出局。不過,他仍留有一手,在瑞幸管理層安插“自己人”、曾經的助理郭謹一,試圖卷土從來。

在郭謹一的治下,瑞幸咖啡非但沒有死去,而且越活越好,股價甚至在粉單市場屢創神話。

有消息傳出,陸正耀一度想悄悄地以債轉股的形式,再次進入瑞幸管理層。

郭謹一果斷出手,推出了“毒丸計劃”,將陸正耀拒之門外,自己人瞬間變仇人。

神州系鼎盛時期,陸正耀曾放出狂言:“創業開始,我還從未失手過?!比缃?,這變成了一句笑話。

公司地址:深圳市羅湖區深南東路5002號地王大廈703室

沈坤專線:13825239378  郵箱:524634186@qq.com

沈坤微信:pox2000  公眾號:沈坤策劃(skhxsw)

友情鏈接:億企順財務   

Copyright ©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網友投稿請寄:524634186@qq.com

網站編輯:王宏、水濤

技術支持:百隆瑪網絡   

粵ICP備2022004909號

日本打屁股调教免费网站,24小时更新视频在线观看免费,为什么老是滑出来进不去,明星艳史系列1—3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