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> 研究論述 > 失敗案例

海南椰島“吹?!鳖I罰單

發布時間:2022-11-14 13:59:27 瀏覽次數:860



斑馬消費楊偉

吹牛是不用上稅,但有可能受罰。

上市公司海南椰島,自己都在生死線上掙扎,到了賣辦公樓續命的程度。就這樣,還夸下???,要在5年內,給第三方合作伙伴糊涂酒業注資50億元,助其成為“懷仁醬酒老二”。幾句空口白話,居然讓公司股價在短短一個多月里上漲近兩倍。

為此,監管部門對海南椰島及其相關負責人開出了行政監管的罰單。

2014年“牛散”馮彪入主之后,海南椰島經營狀況一年不如一年。2021年,公司轉而重注白酒,導致保健酒主業凋敝,巨額銷售費用投入,更致公司持續虧損。



吹牛被罰

最近幾年,醬酒熱席卷資本市場,原本主營保健酒的海南椰島,也一頭扎入其中。

醬酒的主產區在貴州,對生產工藝、儲藏時間以及企業的資金都有較高的要求,于是,海南椰島尋求與當地的醬酒企業合作。

2021年4月28日,海南椰島披露對外投資公告,全資子公司椰島酒業,與貴州懷仁酒企糊涂酒業達成協議,雙方共同出資3億元成立合資公司椰島糊涂酒業,各占80%和20%股權。

雙方合作的基礎是,海南椰島有資金和酒類行業管理經驗、客戶資源、品牌優勢,而糊涂酒業有基酒、生產基地以及技術等優勢。

糊涂酒業成立于1998 年6 月,占地1200余畝,擁有窖池680個、曲倉350間、8條全自動化包裝生產線,旗下員工上千人。該公司位于醬酒的核心產區,基酒儲存量上萬噸,年產能6000噸,擴產后產能可達數萬噸。

盡管糊涂酒業擁有諸多優勢,但經營狀況不甚理想。2018年-2020年,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3.47億元、3.40億元和2.89億元,總體呈現下滑之勢。其中,2020年未經審計的凈利潤僅為535.16萬元。另外,公司資產負債率畸高,雖總資產高達12.64億元,但凈資產低至1.45億元。

在這種背景之下,海南椰島愿意出錢、出人、出資源,幫助公司的產品打開銷路,對糊涂酒業來說,無異于雪中送炭。

企業之間各舉優勢、各取所需進行合作,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而海南椰島與糊涂酒業合作的問題在于,講了一個太宏大、虛無的故事。

一個敢吹、一個還真就敢信,堂而皇之寫到了協議中,并以公告的形式披露出來。

協議約定,海南椰島將在資金、資源、技術等方面,協助糊涂酒業開展股份制改造,助其實現IPO。另外,海南椰島還將在未來5年內,自行或協調第三方給糊涂酒業注資50億元,將其打造成懷仁第二大醬香酒企。事實上,截至2021年3月末,海南椰島持有的貨幣資金剛剛過億。

消息一出,海南椰島股價應聲漲停,后續不斷拉升,6月15日攀上32.78元(前復權)的歷史高點,短短一個多月時間,股價上漲近兩倍。

看著蹭蹭蹭上漲的股價,連公司第二大股東、十年按兵不動的??趪Y公司都坐不住了。于2021年6月29日-8月12日,以20.05-30.20元/股,減持3.9978%股權,一舉套現4.03億元。

因對糊涂酒業50億元投資款的來源存在重大不確定性、尚未確定具體投資方案等情況,公司信披不完整,違反了相關規定。今年11月9日,證監會海南監管局,對海南椰島、公司時任董事長兼總經理馮彪、公司董事會秘書楊鵬下達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。

豪賭白酒

在A股恒久的“吃藥喝酒”行情之下,從2021年3月起,海南椰島在“牛散”馮彪治下,向白酒行業大舉進軍。

公司相繼與四川宜府春酒業、河北衡湖緣酒業、貴州糊涂酒業成立合資公司,試圖將濃香、清香和醬香等多種白酒一網打盡。

海南椰島不生產白酒,只負責品牌運營和銷售,產品由合作的酒企生產定制。

公司與糊涂酒業的合作推進較為迅速,2021年就由合資公司椰島糊涂酒業,推出“貴臺”品牌,以此為核心,組合出“國運、椰島、糊涂”三個品牌,形成矩陣。與此同時,公司簽約知名影星于和偉成為貴臺品牌代言人。

2021年,椰島糊涂酒業實現收入4243.95萬元,凈利潤虧損1224.99萬元。

目前,貴臺品牌已推出多款產品,最便宜的“貴臺標準樣”售價為598元/瓶,最貴的“真年份.十年”標價1949元/瓶。在海南椰島的天貓旗艦店,貴臺系列酒的月銷量均為0。

今年上半年,椰島糊涂酒業實現收入1.48億元,凈利潤3407.23萬元,為海南椰島40多家主要控股參股子公司中,為數不多盈利的一家。

今年前三季度,公司含貴臺年份酒、貴臺醬酒系列、椰島封壇酒、椰島海醬等在內的白酒系列,實現銷售收入1.68億元,同比增長37.77%。電商平臺表現如此慘淡,也不知道這些酒都是通過什么渠道,都賣給了誰。

白酒板塊收入的大增,并未改善海南椰島的業績。

2021年,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微增3.16%,歸母凈利潤大降347.40%,虧損6014萬元。虧損的原因,是公司為了重塑品牌,布局白酒,加大了品牌推廣投入,但產品的市場效益存在滯后性。

當年,公司銷售費用支出1.46億元,同比增長54.03%,遠高于營業收入的增幅。其中,廣告費支出5637.23萬元,上年同期為106.39萬元。

今年以來,海南椰島的經營狀況仍沒有改善的跡象。前三季度,營收和歸母凈利潤雙降,分別同比下滑15.50%和8.31%,虧損1383萬元,扣非凈利潤更是虧損4851萬元,同比下滑126.72%。

保健酒凋敝

海南椰島是國內最老牌的保健酒企業,曾幾何時,旗下椰島鹿龜酒的影響力和口碑,絲毫不遜色于勁酒。

公司于2000年登陸上交所,與勁酒相比,又掌握了資本優勢。

上市之初的幾年里,公司維持了較好的增長勢頭,酒類銷售規模節節攀升,到2009年,達到頂峰,收入5.45億元。之后,便走上了下坡路。

2014年,知名“牛散”馮彪步步為營,以東方君盛為平臺,不斷增持海南椰島股份,在與??趪Y的爭奪中勝出,成為第一大股東。

但在馮彪的手中,海南椰島不僅未能重現輝煌,反而江河日下。2014年-2019年,公司連續6年扣非凈利潤虧損。同期,酒類業務收入,從2.42億元跌至1.60億元。

期間,馮彪也曾想殊死一搏,重整保健酒主業。2018年,公司推出“大營銷戰略”,并投入重金加入“央視國家品牌計劃”。寄望于通過國家級平臺的廣告投放,重塑品牌拉動產品銷售。

事與愿違,大把的廣告費撒出去了,市場毫無起色,銷量不升反降。

這一年,公司還重金邀請酒業金牌經理人馬金全加盟,馮彪全面放權,讓其主導公司酒類業務,喊出5年30億元的銷售目標。

馬金全上任之后,對海南椰島大動手術,亦未能挽救危局。2019年,公司酒類銷售腰斬,全年巨虧2.68億元,陷入歷史低谷。之后,馬金全逐漸從海南椰島淡出。

面對空前困境,海南椰島密集出售資產保命,甚至不惜將辦公樓賣予他人。

如今,海南椰島的原保健酒企業仍在大幅萎縮。今年前三季度,鹿龜酒系列收入僅為2284.14萬元,同比下滑60.28%;海王酒系列收入5471.90萬元,同比下滑4.56%。

今年8月,公司實際控制人、總經理馮彪,辭去總經理職務,距離他上任剛剛一年。

公司地址:深圳市羅湖區深南東路5002號地王大廈703室

沈坤專線:13825239378  郵箱:524634186@qq.com

沈坤微信:pox2000  公眾號:沈坤策劃(skhxsw)

友情鏈接:億企順財務   

Copyright ©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網友投稿請寄:524634186@qq.com

網站編輯:王宏、水濤

技術支持:百隆瑪網絡   

粵ICP備2022004909號

日本打屁股调教免费网站,24小时更新视频在线观看免费,为什么老是滑出来进不去,明星艳史系列1—300